<i id='priv2'><div id='priv2'><ins id='priv2'></ins></div></i>

    1. <tr id='priv2'><strong id='priv2'></strong><small id='priv2'></small><button id='priv2'></button><li id='priv2'><noscript id='priv2'><big id='priv2'></big><dt id='priv2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priv2'><table id='priv2'><blockquote id='priv2'><tbody id='priv2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priv2'></u><kbd id='priv2'><kbd id='priv2'></kbd></kbd>
    2. <span id='priv2'></span><dl id='priv2'></dl>

        <code id='priv2'><strong id='priv2'></strong></code>
      1. <ins id='priv2'></ins>

          <i id='priv2'></i>

            <fieldset id='priv2'></fieldset>

            <acronym id='priv2'><em id='priv2'></em><td id='priv2'><div id='priv2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priv2'><big id='priv2'><big id='priv2'></big><legend id='priv2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喋血道院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42

              一、鎮院之寶

              松涇鎮原先有一座仁濟道院,院內有兩件鎮院之寶,這兩件寶貝並非金銀,而是兩部幾百年歷史的道傢典籍。

              1939年冬天的一個清晨,道院的住持玉清道長帶著小徒弟純凈做完早課,忽然一陣急促的撞門聲打破瞭道院的寧靜,玉清道長心裡一驚。

              自從松涇鎮被日寇侵占以後,鎮上天天發生日本侵略軍燒殺搶掠的惡行,玉清道長的心揪緊瞭,他對自己的生命安危倒不擔心,擔心的是院中藏著先師留下的兩部道傢典藏,這可是中華瑰寶,絕不能落入鬼子之手!為瞭做長期堅守的打算,他先後遣散瞭道院中的閑雜人員,讓他們各自逃命,僅留下自己和兩個徒弟純真和純凈三人。前幾日,玉清道長發現風聲越來越緊,日軍巡邏隊一日幾次在道院周圍巡查,看來,他們馬上要對道院下手瞭。正好此時道院裡糧食將盡,於是他派大徒弟純真出院,一則買糧,二則物色安全之地,準備將寶籍轉移出去。如今純真未歸,門外卻來瞭不速之客,看來日本鬼子要動手瞭!

              果然,門一打開,沖進瞭五六個荷槍實彈的日本兵,為首的正是“豬頭”隊長。其實,這傢夥叫咨竇太郎,陰險毒辣,圓腦袋上長瞭一個朝天鼻,兩隻小眼睛,外加一對招風耳,鎮上老百姓背後給他起瞭外號叫“豬頭”隊長。此時,豬頭隊長用手將身後的士兵一攔,踏上一步,假作斯文地咧嘴一笑:“道長早安,部下粗魯,打擾瞭!”

              玉清道長雙手抱拳舉在胸前行瞭個道教之禮,不卑不亢地答道:“不知隊長駕到,有失遠迎,貧道得罪瞭。”說著也不往裡讓客。

              豬頭隊長見瞭,倒也不發火,而是自找臺階哈哈一笑說,他這次來訪,一則核查一下院裡的人員,發放“良民證”;二則知道院裡食品困難,特地送些牛肉、洋面。玉清道長回答,道院裡共剩三人,大徒純真出院買糧尚未歸來;贈送的牛肉、洋面斷不敢收,牛肉是道傢四不吃之物,代表忠孝節義之忠,絕不能破戒的,另外道傢吃慣米粥,洋面也是無福消受。豬頭隊長倒也沒有定要硬送,就哼哼哈哈地在道院裡前前後後兜瞭一圈後走瞭。

              等純凈關上院門以後,玉清道長馬上把純凈叫到內室,玉清道長呷瞭口茶後開口瞭:“徒兒,國難當頭,寶籍危險瞭……”“師父……”道長一擺手繼續說道,“豬頭隊長今天來的目的很清楚,他是來探聽虛實的,我們必須做好準備。”說著壓低瞭聲音,小聲吩咐起來。

              也就在此同時,豬頭隊長回到隊部,佈置手下軍曹,在仁濟道院門前的大路上,設置瞭三道關卡,在沒有拿到道院的兩部寶籍之前,一個人也不準通過。鬼子的這個安排,玉清道長還蒙在鼓裡,他還在院中等他的大徒弟純真趕回來,以便當晚師徒三人按計劃轉移寶籍呢!

              二、各自佈局

              冬天日短,天很快暗瞭下來,純凈有些按捺不住瞭:“師父,看來師兄他趕不回來瞭,要不趁著天黑,我掩護您,您老人傢抱著寶籍離開道院吧!”

              玉清道長望瞭一眼窗外的夜空,搖瞭搖頭說:“不,純真走時,我吩咐他不管有沒有物色到安全之地,五天內必須回院,今天是第五天,他必定會回來的。再說沒有找到妥善的收藏之地,我倆莽撞將寶籍轉移出院,這不是更中瞭豬頭隊長的敲山震虎之計嗎?”純凈覺得師父說得有理,就又悄悄地摸到道院的大門,一邊等候師兄的歸來,一邊湊著院門的門縫,望著外面的動靜。

              玉清道長此時也從蒲團上站起,他從容不迫地打開靠墻的書櫃,從裡面捧出一隻紅木扁匣,又找出一塊黃佈,仔細地包紮起來,然後又把它送到隔壁純凈的臥室藏好。正在這時,純凈心急慌忙地奔瞭進來,氣喘籲籲地說:“師父,師父,不好瞭,院門前的大路被日本鬼子封鎖瞭,我看到他們的手電光,聽到他們的口令聲瞭!”玉清道長嘴裡說道:“別急,別急,心慌誤事。”心裡也不免一驚,他已明白,純真為什麼到現在還不回來的原因瞭,鬼子已把路封死瞭,他原先打算今晚由他和純凈掩護,讓趕回來的純真帶著寶籍連夜轉移的計劃已行不通,隻能另想他法瞭。

              忽然,夜空中傳來“啪啦”一聲,靠後墻的格子長窗無風自開,緊接著一條黑影從窗外飄然而入,隨著一聲“師父”,玉清一看,大徒弟純真已立在他的面前瞭。

              原來,白天純真匆匆歸來,發現院門前的大路已被封鎖,隻得在外躲到天黑,改從道院後面的七裡蕩踏水翻墻進來。好在自小練就一身太乙輕功,十餘丈的水面踏水而過,僅僅打濕瞭鞋子及三寸佈襪。玉清道長已顧不得細問徒弟此行經過,隻是開口道:“寶籍收藏之處可已尋妥?”純真點頭道:“師父放心,徒兒已找到穩妥之處,明日隻要將寶籍安全帶出道院,定能萬無一失。”玉清聽瞭,心裡松瞭一口氣,點點頭,招呼兩個徒兒湊在一起商量起來。

              師徒三人商量瞭半個時辰後決定,今日休息一晚,明日天亮後,如果鬼子門前的封鎖線不撤,那麼隻有等到夜深人靜之時,讓純真背瞭寶籍從道院後面七裡蕩踏水而出。為瞭養精蓄銳準備明天的行動,道長就吩咐兩個徒兒早點休息,自己一人端坐在蒲團上,閉目做起晚課來瞭。

              再說,鎮東柵日本占領軍隊部裡的豬頭隊長此刻也沒有睡。他得到命令,最近就要調防。他在駐守松涇鎮的一年半中,人也殺瞭,房也燒瞭,老百姓的金銀財物也搶得差不多瞭,隻是仁濟道院的鎮院之寶卻還沒有到手。別看他長得豬頭狗臉,中國的傳統文化懂得可不少,他深知這兩部道傢典籍的價值,東西尚未到手,他怎肯罷休。他知道,硬要,那道長肯定不會乖乖交出;強搜,那道院幾十間房子,哪裡能搜出來?所以他今天假借核查“良民證”人員,進道院兜瞭一圈,本意是敲山震虎,讓道長受驚後將寶籍轉移出院,他可設卡截獲,誰知候瞭許久,未見道長中計,他坐不住瞭,決定抓緊時間再施一招。於是,將手下的軍曹叫來,嘰裡咕嚕用日本話吩咐一番,軍曹“哈依”“哈依”領命而去。

              三、喋血護寶

              不一會兒,正在打坐的玉清道長被一陣猛烈的撞門聲驚得站起,他當即喊瞭一聲:“純真、純凈,快來!”喊聲未落,兩個徒兒已趕到他的面前。道長略一思索說道:“不好!鬼子半夜又殺上門來瞭,純真,你已歸院之事不能讓鬼子知道,趕快藏到房梁的匾額後面,不管下面發生什麼事情,不準露臉!要知道保住寶籍是你的唯一責任,純凈和我一起應付鬼子。”純真張瞭張口,迸出一聲:“師父,我……”玉清不讓他說下去,用手推瞭一把純真:“快走!”純真無奈,縱身往上一躥,整個身子已穩穩落在房梁。此時道長似乎猛然想起一事,隨手將自己坐的蒲團抓起,將手一揮,“唰”,蒲團飛起,梁上的純真伸手接住,身子一縮,隱在匾額的後面。

              外面還沒等純凈把院門打開,七八個鬼子已破門而入,兇神惡煞似的把道長師徒架住,為首的軍曹操著生硬的中國話對著道長吼道:“你的聽著,快快的把私藏著的兩部書交出來!不交要刺啦刺啦!房子也要統統燒掉!”玉清道長氣得臉色煞白,冷冷地答道:“我聽不懂你的話!”軍曹從士兵手裡接過火把,在道長面前晃瞭幾晃繼續威逼道:“聽不懂?假的!兩部書不交,先把你倆燒死!”道長還是面無表情地答道:“燒死我,也還是聽不懂你的話!”氣得軍曹把火把要往道長衣服上湊。

              就在這危急關頭,忽然身穿日本和服的豬頭隊長從後面冒瞭出來,他擠到前面,一把將軍曹推開:“不許對道長無禮!”然後轉身對著他的手下吼道:“不講禮貌的不行,你們統統的給我滾到門外,沒有命令,不準進來!”軍曹和那荷槍實彈的六七個兵都退到瞭大門外。滿面堆笑的豬頭隊長左手握著右手,抱拳對道長行瞭個教禮:“道長受驚瞭,我的向你賠禮!”說著,像變戲法似的在寬大的和服衣袖中掏出一罐茶葉,“道長,這是你們江西龍虎山的‘毛尖’,大大的好茶葉!我想和你單獨飲壺茶可好?”說到“單獨”兩字時,一面用瞭重音,一面那雙小眼睛盯著站在道長身後的純凈。道長聽懂豬頭的意思,微微一笑,回頭吩咐純凈:“門外侍候。”

              屋內隻剩下兩人,空氣似乎緩和瞭不少。然而,兩人的心裡卻各自緊張地盤算著。豬頭隊長心中想著的是:今天晚上軟硬兼施一定得讓那道長把那寶籍交出來。玉清道長想的是:今天晚上,魚死網破也要讓純真將寶籍安全轉移出院……想到這裡他心定瞭,就順著豬頭隊長要飲茶的話說道:“隊長有雅興,貧道侍候。”說著拿出一套紫砂茶具,又捧出一罐三年陳的雪水,點燃瞭炭爐,將雪水燒開,泡上一壺“毛尖”茶,斟瞭兩杯,用手一讓,說:“隊長,請!”

              豬頭隊長狡黠地一笑,順手拿起道長面前的那杯,湊在嘴邊等道長先飲,玉清道長也不計較,端起對方面前的那杯一飲而盡。豬頭隊長放心瞭,也有滋有味地品起茶來。接著,豬頭隊長遠兜圈子,從茶葉談到龍虎山,從龍虎山談到道教,又從道教講到仁濟道院,最後圖窮匕首見,要道長把院藏的兩部寶籍獻出來:“道長,你也清楚,當前中國兵荒馬亂,這兩部寶籍隻有讓我們大日本皇軍保管才能安全留存後世,道長認為如何?”

              玉清道長呷瞭一口茶答道:“佩服隊長對中國道教文化瞭解得這樣深!可是這兩部書是我們道傢的珍寶,是中國的珍寶,它隻能留在道傢,留在中國!不勞外人費心瞭吧!”

              “道長不聽勸告,那我隻能直說瞭,今晚是‘交書留人,不交書不留人’!”說著,豬頭隊長兩隻小眼睛盯著道長,觀察對方的反應。

              玉清道長也不急著答話,他站起身走到櫃子前,打開櫃子,取出一個小瓷瓶,用一個挖耳扒大小的小匙,舀出一匙橙紅色的粉末,倒在自己喝的茶杯裡,拿起茶壺,把滾熱的茶水灑入茶杯,隨著熱氣騰起,一股幽香飄然裊裊。道長端起茶杯欣賞似的抿瞭一口:“好茶!”

              豬頭隊長指著桌上的小瓷瓶問道:“這是什麼東西?”

              道長答道:“隊長不懂瞭?這叫‘茶引’,茶引放入第三泡的茶水中,這才是喝茶的最高境界!”

              豬頭隊長被道長的“品茶經”迷住瞭,一下子竟把索要寶籍的來意丟在一邊:“那,我也來點!”說著自己動手,學著道長的樣子給自己也舀瞭匙“茶引”,然後跟著道長把那噴香的茶水飲入肚內。

              說時遲那時快,不到一分鐘的時光,豬頭隊長猛然覺得腹中劇痛,雙手顫抖,連聲說道:“不好,不好,有毒—來人呀!”守在門外的軍曹和士兵聞聲沖瞭進來,一面扶住鼻孔流血的豬頭,一面架住瞭道長。道長哈哈一笑,掙開架住他的日本兵,用手抹去嘴角的鮮血,一字一句地說道:“你不是說‘不交書不留人’嗎?哈哈,‘不交書,不留人’!徒兒快走—”身子慢慢地坐瞭下去……

              也就在這時,純凈背著黃佈包從隔壁臥室奔出,頭也不回地從道院大門奔去。軍曹一見,急忙放下倒斃的豬頭隊長,一邊開槍,一邊向純凈追去。

              趁著這個當口,梁上的純真縱身跳下,蹲在師父的面前,含著淚將師父睜著的雙眼抹上,心裡喊道:好師弟!他將師父扔給他藏著寶籍的蒲團小心地捆在衣服裡,躥出後墻格子長窗,撲向七裡蕩,消失在黑暗中。

              道長和純凈死瞭,仁濟道院被燒瞭,而那兩部寶籍卻留瞭下來,據說它就是現在被有關部門收藏著的道傢典籍。